•   这家也是武汉的老店了,一共五家分店,粥的评价都很不错。台北路这家就在北湖夜市的斜对面,因为是老店了,店内环境也比较陈旧,不过粥的味道还是保持了它的水平。

    “整理师”这个职业,正在杭州悄然兴起。

    “人呐,都已经懒到‘衣食不能自理’了,实在无语。整理自己的家,难道不是一个人最基本的能力吗?还能冠一个‘师’?”

    “哪件衣服该丢不该丢,整理师自作主张我不放心,若由我自己决定那又需要他们干嘛?”

    “家里物品多少涉及隐私,让一个陌生人来理不放心不说,还怕事后自己找不到。”

    记者身边的主妇们一讨论,一致质疑其存在的合理性,更让大家吃惊的是收费标准——以某专攻衣橱整理的团队为例,线上咨询费388元/小时,线下上门服务高达990元/米衣柜。

    “990元我都能一口气请20多个钟点工了!”主妇们沸腾。

    近日,记者亲身体验了一把整理师的上门服务,看看是否有其“贵的理由”。

    记者体验:

    整理师并不代劳,客户还是要亲力亲为

    记者请上门的整理师,人称小雅,80后,平时在杭州一家医疗单位工作,下班后,则变身“整理师”。她虽是兼职,但很爱这行,还开了一个公号,线上开设训练营,线下提供上门整理服务。她表示,从2016年至今,自己已走进200户家庭。

    上门前,她首先要求记者做相关配合工作:拍摄房间和衣橱状况照片,尤其是重点拍下最不满意、特别头疼的区域;告知记者的预期目标,想把家整成什么样以及能够接受的丢弃程度等。

    晚上7点,小雅如约到达,长发过肩,一身正装,拎个方包,里面除了一个记录本和卷尺,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工具。

    进门后,她首先环视了一遍各个房间和各个柜子的整体情况,然后拿出本子,开始每次上门的常规必问:如在家的时间段,集中活动区域,以及访客留宿,养宠物等情况。她告诉记者,这些问题的答案决定着物品摆放的位置和房间布局。

    在询问记者情况的同时,她给记者的家拍摄了很多照片。根据流程,上门结束后她会出具一份评估报告,图文并茂为客户指出目前家居构造的不合理之处。之后,在征得记者同意后,小雅打开了记者家的衣橱,并指导记者按其归纳的四步法“清、分、收、归”来整理衣物。

    小雅先让记者把家里所有的衣服全部拿出来聚集在一起,清空并清洁衣橱。然后指导记者将衣物分为“要的”、“不要的”和“犹豫不决的”三大类,分完后再尝试将“犹豫不决的”分到另外两类中。“实在难以抉择的可以先打包封存,看能存放多久。”要的衣物再根据风格种类或季节等作细分。

    “收”是把衣服定位在能看到且方便拿的地方。小雅根据杭州春秋特别长的气候特点,推荐3+1衣柜,即衣橱中放三季的衣服,只把冬天或夏天的收起来。

    最后一步的“归”则是拿出来了要及时归位。小雅解释:“大家总是陷入整理-变乱-整理-变乱的循环,原因有两个,一是在整理时没做好定位,二是定位后没养成归位的习惯。”

    虽然是上门服务,但是整个过程,小雅主要是口头指导,只示范了几件衣服的叠法和柜内物品的摆放法,并没作太多代劳,没有记者预想中的动手帮助整理衣物。

    整理师自述:

    我们是咨询行业,不是家政行业

    “总有人把整理师和家政混为一谈,其实是一种误解,”小雅告诉记者,在国外,“整理师”一词叫作“ORGANIZER”,直译过来就是“组织者”,具有组织、规划的意思。虽然每个整理师风格不同,也有人会动手代劳,但是,整理师整体上属于咨询行业,而不是家政行业。“它最重要的职能不是收拾屋子,不是清洁打扫,而是帮助客户梳理人、物品、空间的关系,梳理信息、人际关系,甚至梳理内心,这才是整理师提供的服务。”

    小雅说,自己成为一名整理师,源于2015年一场大病后的感悟。在养病的日子里,为了内心平静,她捡起《断舍离》,这本书她多年前


    推荐使用百度分享代码,直接将代码复制到这里就可以了!!
  • 相关文章

Powered By Z-BlogPHP. 主题由 Mike.Cao工作室 制作.